买了一堆银行的山东首富,连利息都还不上了

  拿到钱的中融新大花55.7亿接手了山东淄博宏达的矿厂,旗下的秘鲁邦沟铁矿评估价值达到了105亿美元,共有39处矿权。那几年据说中融新大的办公楼里,都会挂一张王清涛在秘鲁和某领导人的照片,业界都感叹王总有路子。

  但这些到最后都成了压垮骆驼的稻草。

  2021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,一个叫王清涛的人,以596.5亿身价成为了山东首富。

  然而风光总是短暂,一年时间不到,这个山东首富就摊上了大麻烦。

  最近,他实控的中融新大集团被曝发行的“18中融新大MTN002”债券陷兑付危机,连一亿的利息都要还不上了。万德信息显示,中融新大的6支债券已经有一半都违约了,合计规模一共36.9亿元。

  王清涛本人也身背98条限制令,这两年一直出售大量资产,股权沦落到被拍卖的地步。

  都说曾经有多辉煌,如今就有多狼狈,只是这狼狈来得有些太快了。

  1.

  / 善借东风的“焦化大王” /

  中融新大前身是山东焦化集团,王清涛曾经也是个远近闻名的“煤老板”。

  1962出生在山东邹平的他,家里兄弟姐妹5个。18岁那年,凭借一米九的身高条件,他顺利应征入伍,在复员后被分到邹平物资局工作,端起了铁饭碗。

  在物资局工作了两年之后,随着进一步改革开放,公务员下海成了潮流,王清涛也按捺不住跃跃欲试的心,毅然辞职成立了中兴物资经销处,做起了煤炭生意。

  用王清涛自己的话来说:“物资行业里,最有价值的就是能源资源,于是开始跑了煤炭。”

  但其实,王清涛能靠倒腾煤赚到第一桶金,大约七八百万元,还是得益于魏桥集团的张士平。

  当时魏桥主营的纺织工业已经做到了全国500强,建了自己的煤电厂,需要煤就顺手把生意给了王清涛,毕竟都是邹平的企业。

  就这样王清涛迈出了商业的第一步,另外也是由于张士平2019年去世了,王清涛才得以成为山东首富。

  再之后,王清涛贷款数亿在邹平成立一家焦化公司,建起一个产能60万吨的焦炉,转型焦化生意,而这次他瞄准了“钢铁沙皇”沈文荣。

  当时山东鼓励钢铁厂和焦化企业合作,兼并重组或者是联合,省里要推出两到三个300万吨以上的大型焦化集团。

  王清涛很看重这次机会,为了取得合作,三个月之内连续十几次去到江苏拜访沈文荣,最终沈文荣决定投资。

  2007年,王清涛联合江苏沙钢集团、山东新汶矿业投资30亿成立了山东省最大的煤化工业园区。

  王清涛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,“我就跟沙钢沈文荣说,你要建最大的钢厂,我要建最大的焦化厂,我愿做你的马前卒,沈文荣才终于答应投资。”

  不得不说,王清涛的眼光很准,沈文荣在2009年还成为了中国首富,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个小时。因为中旺集团成功在香港上市,刘忠田将沈文荣的首富桂冠“夺”走。

  在这次合作之后,王清涛的商业之路驶入快车道,一跃成为山东的“焦化大王”。

  王清涛更是在2012年抓住山东省计划打造国际化企业的机会,推动山东焦化集团进行并购重组进一步做大。

  但随后就是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煤焦钢行业去产能,不仅煤不好做了,钢铁生意也不好,而夹在中间的焦化企业更是普遍亏损。

  王清涛决定开启多元化之路,把重心转向金融业。此时正赶上金融市场异常繁荣,有牌照的金融机构被各路资本抢红了眼,王清涛也加入了这个行列。

  在一次采访中,他这样说道:“为什么很多实体企业要做金融、搞房地产,因为企业家摸不清楚行业周期,不知道行业拐点什么时候到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风向变了,他害怕。”

  2.

  / 转做“金融梦”,

  疯狂圈地银行 /

  2015年8月,王清涛成立中融投资集团有限公司,标志着他的“金控梦”正式起航。

  同年12月,王清涛以7.55亿元拿下晋城银行14.29%的股权,成为该行的第一大股东。

  2016年3月,王清涛正式把山东焦化集团改名中融新大,开始在各大银行疯狂圈地。

  改名前,公司经营范围以焦炭加工与销售为主;改名后,中融新大的营业范围多了重要的一条“以自有资金对外投资”。

买了一堆银行的山东首富,连利息都还不上了

  据不完全统计,中融新大在那两年间斥资过百亿参股了多家银行:

2016年4月,8.05亿收购亚洲开发银行持有的厦门国际银行3.35%亿股份;

2016年9月,19亿获得中华联合财产保险7.79%股权,成为第二大股东;

2016年11月,5.4亿元获得厦门农村商业银行4.71%股份;

2017年1月,71.88亿元获得烟台润仕通投资企业所持有汇丰银行股份收益权。

  这些还都是收购成功的。2016年,中海信托计划转让自己手里的四川信托30.2534%股权,在经过23次报价后,最终被中融新大以高达33%的溢价、总价50亿竞拍拿下。

  尽管后来因为原股东最终行使优先购买权,这笔交易并未达成,但中融新大这一手“暴力拉升”还是让其在金融界一战成名。

  2018年,在一系列让人眼花缭乱的资本操作后,王清涛提出一个“小目标”:公司要在2020年实现总资产4000亿,年销售收入3000亿元,利润300亿元,参股行业前十的银行、保险、证券等金融机构,并参控10家以上的上市公司。

买了一堆银行的山东首富,连利息都还不上了

  上一次提出这种类似目标的,还是现在远在美国的贾跃亭。

  贾跃亭靠的是生态化反,王清涛则是反复质押。从银行质押贷款,再到质押银行股权,虽然风险极大,却能让中融新大迅速扩张。

  天眼查显示,2015年,中融新大旗下山东物流集团向晋城银行质押了子公司5100万股;2016年,中融新大又向晋城银行质押山东物流集团的25亿股;同年底,又将自己持有的晋城银行的股份质押给广东粤财信托。

  拿到钱的中融新大花55.7亿接手了山东淄博宏达的矿厂,旗下的秘鲁邦沟铁矿评估价值达到了105亿美元,共有39处矿权。那几年据说中融新大的办公楼里,都会挂一张王清涛在秘鲁和某领导人的照片,业界都感叹王总有路子。

  但这些到最后都成了压垮骆驼的稻草。

  3.

  / 以债养债终究崩盘 /

  还是从王清涛接手的这块矿区说起。尽管评估价值很高,但这也只是处于评估阶段,还需要投入大量资金才能产出,在这之前都是烧钱。

  并且,因为山东企业的一些互相担保的习惯,淄博宏达有2.36亿的贷款是中融新大做的担保。

  同样的还有,2018年陷入资金困境的瑞星集团,它也有4亿贷款是中融新大做的担保。

  直到2020年底,中融新大集团外的担保还有31家公司、金额约75亿,其中7家已经逾期。

  真正作为中融新大债券违约导火索的事件,则是2018年7月,因为永泰集团违约,与其关联的中融新大多只债券跟着出现闪崩危机,其中一只闪崩72%,被临时暂停交易。

  紧接着就是2019年,中融新大对国民信托20亿元信托贷款到期,但国民信托的本息都没有收回。之后,招商银行济南分行的五笔合计2.37亿元贷款未收回。

  一个关于中融新大金融业务暴雷的潘多拉魔盒自此打开。

  当时中融新大还声称公司生产经营正常,大家不用担忧,但很快包括银行、信托公司、小贷公司等在内的“讨债大军”接踵而至,危机蔓延。

  天眼查显示,截至目前中融新大涉及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179起,融资租赁合同纠纷40起,借款合同纠纷37起。

  仅今年前两个月,中融新大就被多地法院列为被执行人,执行金额达11亿元。

  而翻看公司去年三季度财报,公司营收263.81亿元,净亏损达42.29亿元, 但负债已超600亿元,而账面上货币资金只有4.18亿元,流动资产也只有258.11亿元。

买了一堆银行的山东首富,连利息都还不上了

  其中被王清涛寄予厚望的金融板块,其收入更是杯水车薪:2015年,2.4亿元,占其总收入的0.57%;2016年为1.84亿元,占总收入的0.28%;2017年为0.74亿元,占总收入的0.1%;2018年更是下降到0.08亿元。

  在如此困境下,王清涛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自救。他开始频繁抛售其几年前拿下的那些资产,但受限于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,中小银行股权并不好卖。

  2021年7月2日,中融新大将其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6.33亿股权进行拍卖,起拍价为9.62亿元,评估价为10.69亿元,最终这笔拍卖还是因为无人出价导致流拍。

  目前不仅中融新大被国际评级机构标普公司评级为CCC- (破产且恢复希望渺茫),王清涛本人也身背98条限制令。

  现在中融新大面临的最大问题,是“债务无财产可执行”。而公司发行的那些债券也几乎都用来支付此前的债息,而不是用于改善业务经营。

  究其根本,还是当初金融业务扩张太快,以债养债终究会有崩盘的一天。

  这样的故事在这几年已经上演了一遍又一遍,海航、融创、恒大等众多企业都经历过,而这次轮到王清涛的中融新大了。(金融八卦女频道)

发布于 2022-05-22 13:05:12
收藏
分享
0 条评论
8
目录

    推荐阅读

    0 条评论

    请文明发言哦~